你就是个loser
首页
魔幻
科幻
番剧更新
动漫排行榜
动漫快报

魔幻

一本正经的“荒诞不羁”:柴一茗将魔幻现实融水墨世界

编辑:卢本伟2019/01/11 20:42

  大隐隐于市,柴一茗的画室地处沪上最黄金地段,而且闹中取静,在院子中养了许多花花草草,蜡梅兰花等盆栽错落有致。关上笨重的铁门,就有“闭门即是深山”的意味,完全另一个小世界。他爱好收集、藏书丰富,尤其喜欢志怪小说、电片,难怪在其作品中总能觅得半仙半鬼。对传奇故事和妖怪特别感兴趣的柴一茗也往往用“”“搜神记”等命名自己的作品,“因为那个世界更接近人,说人话的不一定就是人。”一针见血的犀利,从艺术家眼镜后面笑眯眯的映射出来。

  2019年1月4日,ICI LABAS艺栈画廊迎来了新年首展,“望春风——柴一茗画展”如约而至。本次展览展出了艺术家柴一茗近年来创作的三十余幅绘画作品,策展人石建邦先生将其分为:柴氏水墨山水、柴氏虚拟风景、柴氏搜神记、柴氏花卉、柴氏涂鸦即兴等五个系列,在寒冷的冬日为观者带来一场魔幻现实的视觉重组,以“望春风”之闲逸姿态迎接又一个新春的到来。

  

魔幻

  他画氤氲水墨,也画线描没骨,画浅绛山水,也融入荧光点睛;他画满幅色彩的景致,也画清雅留白的风景;他的水墨画中,有亭台楼阁,却同样可以找到藏匿其中的当代景观——飞机、太阳能热水器,甚至是一些幻想中的有机生物;本是俯瞰的场景又穿插进焦点透视的结构......他就是艺术家柴一茗。游曳于柴一茗的纸上世界,惶惶然有种不知今夕何夕之感,而这种感受并非源于迷茫,反倒多了些逸趣与轻松,莞尔一笑,体会艺术的另一番风景。

  不仅如此,全景、线描、满幅、留白、宏观、微观,柴一茗样样皆能。正如艺术家所言:“自在,情趣是我所追求的。”不受既定画种及程式,打破东、传统与当代以及不同定义的界限,也不为艺术市场及趋势所影响,柴一茗将“自在”二字诠释的淋漓尽致,一如艺术家张朝晖所评:“这种不为类别所的方式反而成为了一种新的个人特色。”

  天马行空之荒诞间玩味人生情怀,看似云山雾水、奇木怪石,在艺术家眼中终究还是百态。柴一茗将文学、、山水田园、两性题材融入绘画之中,淡雅之间蕴藏神秘趣味,自在之间虚掩睿智调侃。如果说宋人的文人画高高在上曲高和寡,那么柴一茗则更像一个烟火气儿十足的“痞气文人”,笔下妙趣横生,心间野逸自在,神出鬼没大抵也是如此了。

  想必,艺术家口中的“混乱”是刨除偶像包袱的一种自嘲,他所谓的“混乱”实则内容上元素的丰富甚至出其不意的组合:肢体的某一部分、画中有画的神仙鬼怪、当代建筑的阶梯架构与传统国画中的小桥流水假山园林,把如此多元、混杂且看似毫不相干的内容铺满画面又相得益彰,抽离事物存在的既定语境,隔断所索而进行“游戏性”的重组,这种即兴的戏剧营造绝对是一种智慧和天赋。观者久久驻足作品前品味琢磨,饶有兴致地寻找藏匿其中的端倪,我们生活中不恰好需要这种“趣儿”吗?

  柴一茗直言:“我完全关注自己本身,很。我把我喜欢的东西组合进去,凭感觉进行选择、布局,绝对不会固定在一种风格之中。唯一不变的是我必须热爱,这样才能通过画面吸引人,打动,为之热爱。这在我看来也是艺术不同于哲学、社会学等其他学科的魅力和功能所在。”

  东京东洋美术学校教授,艺术家关乃平在接受采访时强调, 在当前整个艺术界和社会风气相对浮躁的情况下能潜心探索自己独特的艺术和表现形式非常不易。“柴一茗的作品给人一种静中有动的感觉,既有东方审美的情趣,又有很多当代语言的介入,处处有新意。”

  

魔幻

  步入画廊,看到不同形式的绘画系列,难免诧异竟出自一人之手。而细细品味其中,柴一茗作品中贯穿的绘画趣味和艺术语言完整且个性鲜明,自成一家。“我的创作没有固定方法,有点儿像下棋,先破后立,在偶发的基础上一点点建构出来,并没有一个预设的构思——偶然,随机和混乱是我创作的一种风格。”谈及创作时,柴一茗如此说道。

  东京东洋美术学校关乃平教授:柴一茗的作品将东方审美情趣和当代新意相融合,在浮躁的社会风气下独树一帜

  

魔幻